金星凌日

吾闻楚有神龟,死已三千岁矣,王巾笥而藏之庙堂之上。此龟者,宁其死为留骨而贵乎,宁其生而曳尾涂中乎?

  五天,是跟着教主写代码的时间;十七天,是现在距答辩结束的时间;半年,是遇见一群命中注定之人的时间;三年,是我在帝都蹉跎的岁月。回头看去,时光是如此的荒唐,让人甚至开始怀疑生命究竟有无意义可言;时光却又如此有趣,让人在绝望的时候总不能放弃下一个转角有别样风情的希望。我依然是三年前那个基本一无是处的单线程懒虫,《围城》中用来形容方鸿渐的话语放在我身上恰如其分:「你是一个好人,但是全无用处。」

  冯唐在散文里说中国人外儒内庄,吃不得苦。表面上看起来勤学好问,豆瓣上「在读」的书都快赶上「读过」的了,其实一有时间基本都交给二次元萌妹子和三次元怪大叔了。看到一护扭过脸说「露琪亚,我来救你了」的时候恨不得泪流满面,却在一护三天开挂搞出卍解的时候迅速转变为死理性派,觉得步子迈大了容易扯着蛋。兴趣爱好恒河沙数,想淘点金子出来却是缘木求鱼。有时想起外国人说我们也知道孝敬父母和爱国,怎么搁你们这儿就变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了呢,我不禁为天朝不再把孝廉神马的当花瓶供着而转投色相感到生不逢时。

  要说到了唾面自干或者被人甩了一耳刮子还把另外半拉凑上去这种境界,估计怎么着混一微博红人也是凑合的。可惜我这种什么都知道一点,又都在嘴上表现出来的人骨子里最怕的自然是被别人拆穿纸老虎本质。于是一不留神獠牙都已经亮出来了自己却不知道,经常在自以为有理有据有节的时候旁人冷不丁来一句别急眼咱好好说。当时的德行想来就跟意大利总统一样,本来大家都知道你是个花架子你非要出来说两句,结果被管事儿的总理挤兑两句立马就怂了。

  然而,头带八也会有当船长的梦想,正如每一个民科的心中都有一个炸药奖。生在 Hard 模式的天朝就只有天赋异禀或者干爹过硬才能追求点什么吗?一介屌丝坚持点什么就会到了三十多岁一事无成孑然一身吗?我就不能像北岛一样吼一句老子就是不相信吗?有的同学告诉我进大公司有好处一二三,有的同学告诉我学会搞关系有好处一二三,我说我不这样做行不行,他们说那你挂了肿么办,我说挂了老子认账行不行,然后他们就都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我。也许我并不能改变这个世界,但是我也从未想要改变它,每个人最终只能改变自己,其他的都只是随缘而已。

  金星围着太阳转了这么些年,一个人一生都不一定赶得上一次金星凌日。从凌始到凌终也不过就是个小黑点从蛋黄上滚过去了,平时照样该干嘛干嘛。人生也不过如此,偶尔做点老了之后跟儿子孙子吹牛的事儿,平时踏踏实实推磨,不管自己是在近日轨道还是远日轨道。

往矣!吾将曳尾于涂中。

3 thoughts on “金星凌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